畅阅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逆天邪神 > 第1771章 远赴南溟

逆天邪神 第1771章 远赴南溟

    “蝉衣,”云澈忽然开口:“你说,我该有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不该。”南凰蝉衣回答,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。想了一想,她又补充道:“你注定是王。所以,不是该不该的问题,而是在我看来,没有人配为你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。”云澈笑了笑,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,低声道:“这么说,似乎也没错。这个世上,又有谁,配当我的朋友呢?”

    孤高而狂傲到极点的一句话,在南凰蝉衣听来,却不觉得有任何不妥。

    “你继续留守这里。”

    云澈交代一句,已是准备离开。他此番前来,是想要看一眼沐玄音。解决火破云的事只是顺便。南溟之事在即,西神域动静暧昧,他并没有久留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蝉衣领命,问道:“魔主,接下来,是整合东神域的力量吗?”

    “不,”云澈道:“去解决南溟。”

    “!?”蝉衣明显惊了一下,微微皱眉:“此举,会不会过于急切?南神域那边深浅未知,此刻又定有万全准备。快速整合东神域的力量,以东域玄者进行试探,以他们的尸体为铺路石,或许更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不过马上,她又说道:“魔主此举,定有自己打算,是蝉衣赘言了。”

    云澈很是诡异的一笑:“你说的一点都没错。所以,南溟神界那边也一定会这么想,对么?”

    蝉衣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“万全之备的背面,是夜长梦多。南溟那边这么急切的想要试探我的态度,我怎能不如他们所愿。”

    冷冷一笑,云澈的身影已是消失于风雪。

    以北神域的立场,当该追求利益最大化,损失最小化的战局。

    但,他的立场,与北神域的立场终究不同。虽然没有最初那般极端,但……北神域的一切对他而言皆是工具,这一点从未变过。

    他成为北域魔主,也只是为了更好驾驭这个工具而已。

    他最想要的,始终都是复仇,而非什么帝王霸业!

    自己的仇恨,禾菱的仇恨……重回吟雪界,又深深勾起当面那痛苦的记忆,再加上刚好接到了南溟的邀约,他的恨火,怎可能抑住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返回宙天界的途中,云澈忽然问了池妩仸一个问题:“火破云的一生,算是因我而毁吗?”

    池妩仸略微诧异的看他一眼,忽然抿唇一笑,道:“表面上那么狠绝无情,原来心里面,还是有些在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太多了。”云澈冷淡道:“今日方知,当年若非他,我已是死于洛长生之手。人情这种东西,我可是一点都不想欠。”

    “你今天恕他一命,难道算不上扯平了吗?”池妩仸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“……大概吧。”云澈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年少便扬名天下,得到了进入宙天神境的造化。如今已是炎神界王,他的一生,再怎么也和‘毁了’二字沾不上边。”池妩仸道:“只可惜,他这一生太顺,没有如你那般走过那么多的波折和生死。宙天三千年,他的修为在增长,但依旧未遭过真正的磨难。心境也注定没有经过真正的历练,偏偏,又在人生最关键的时刻遇到了你。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池妩仸又微笑道:“不过,你倒也不需要担心他什么。人总会成长,这个世

    上,再找不到如你这般的参照物,若是他能将心中的这个‘劫’完全跨过,未来,便再难遇到什么心境重挫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……”她忽然话音一转:“你居然没有将冰云带走。”

    “她拒绝了。”云澈道,随之眸中寒芒闪动:“而且,也的确没有太大必要。”

    虽然只有一刹那,池妩仸还是感知到了那一瞬而过的煞气,她眉梢微微动了动,道:“这次南溟之行,我陪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云澈没有任何迟疑的拒绝:“龙皇消失的莫名其妙,整个西神域的都沉默的过于诡异。你留在东神域,我才可全无后顾之忧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……”声音微顿,云澈目绽诡光:“这一次,反而人越少越好。”

    池妩仸想了一想,微笑着应了一个字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回到宙天界,云澈总算是召见了六星神。

    云澈往返吟雪界的这几天,他们一直等在界外,没有离开过半步。他们亦不敢有任何的怨言,曾经发生过什么,他们心里无比清楚,这番对待,他们也早有觉悟。

    以天璇星神紫菀为首,天璇、天妖、天炎、天魅、天阳、天魂六星神跪拜于云澈身前。以星神之姿,他们面对星绝空,亦只需俯身。但如今之势,他们既已来此,便知道该呈出怎样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你们居然有胆子出现在我面前。”云澈低眉俯目,声音毫无感情:“学那宙天老狗逃到西神域,当一群丧家之犬不好么?”

    紫菀俯首道:“星神界源起东神域,无论生死,我们都不会舍弃东神域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你们是来领死的?”云澈目光冷冷一瞥。

    紫菀一声很轻的喘息,道:“我们愿携星神界全部力量,效忠于魔主麾下。虽然,星神界已是凋零大半,不比往昔,但亦有不俗余力,定可有助于魔主,还望魔主成全。”

    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星神界哪怕凋零至此,依旧有六星神和十七个神主长老,是一股任何势力都无法小觑的力量。而这也是他们现如今,最后的依仗。

    紫菀没有说出顺从星神帝意愿前来投奔的话来。当年云澈是如何死在星神界,茉莉如何化身邪婴,别人不知道,但他们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因而,云澈对星绝空恨之骨髓,断然不可能是收容。星绝空在宙天投影中的那番表态,也只可能是被控制挟持。

    紫菀亦没有询问星绝空的所在和他的命运。他既已在云澈手中,下场可想而知,

    “听上去不错,毕竟自己送上门的工具,谁会不想要呢?”云澈嘴角微咧,说出的话无比之刺耳,让紫苑之外的五星神无不眼神微变,但无一人发作。

    决意到来之前,紫苑已经给他们做了足够的心理建设。

    “不过在这之前,”云澈话锋一转:“你们是不是该给我一个……不杀你们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声音尚未落下,一股杀气已是携威而至,让他们瞬间遍体发寒。

    紫菀平静道:“身为星神,星神帝之命,无论对错,不得不从。以后于魔主麾下,亦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主命不得不从,那么主子之罪,你们也必须承担,对么?”云澈斜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紫菀轻声道:“魔主若要我们死,我们无话可说

    ,亦绝不反抗。但相比于以死谢罪,我们更希望能留下性命和身上的星神神力来赎罪。”

    “不止是为了魔主,更为了愧对太多的茉莉公主和彩脂公主。她们,也一定不希望看到星神一脉的消逝。求魔主成全。”

    说完,紫菀缓缓闭目,似乎等待着最后的裁决。

    可怕的沉默,云澈缓缓开口:“你们本来已经死了,知道是谁让你们活到现在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紫菀回答。北神域入侵之后,宙天、月神、梵帝都遭受弥天厄难,唯独最凋零,亦同样是云澈恨极的星神界,却始终未遭魔劫……亲眼看着千叶梵天带着众梵王向云澈求饶,他们才彻底明白,是彩脂那一剑救了他们。

    最有资格怨恨他们的人,却反而救了他们。这也让紫菀,做下了今日的决断。

    哪怕今日真的死在这里,她也心中无怨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性命,是因谁而留,以后,又为谁而活,我希望你们的余生,一刻都不要忘记……听懂了么!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,终是留下了他们的性命。紫菀没有激动和喜悦,她重重一拜,道:“谢魔主成全。”

    “魔后,”云澈道:“你择一个适合的人,去接手星神界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池妩仸却是摇头:“等她回来吧。她才是唯一适合的星神之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云澈头颅微抬,看向远方,与彩脂最后相见时的画面在眼前浮现:彩脂,你究竟在哪里,为什么明明已回到了东神域,却始终不肯来见我。

    你还是没有原谅我吗……

    默认了池妩仸之言,云澈转身,忽然低声道:“天枭,准备好了么?”

    阎天枭向前,郑重道:“早已整备完毕。”

    “走。”云澈目指南方,无比简单、果断,甚至有些突然的下令。

    “是!”阎天枭同样果断的应声,瞳眸之中,忽然耀起暴戾的黑芒。他感觉到,自己的血液,已提早开始沸腾。

    一只手忽然伸过,抓住了云澈的手腕,五指轻轻的收紧,他的耳边,也传来池妩仸轻软的声音:“我知道我阻止不了你,但你一定会完好无损的回来,对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云澈道:“龙白和宙虚子还活着,我怎么会舍得去死!”

    一艘漆黑玄舟从天而落,云澈身形一转,已是落于玄舟之上,阎一阎二阎三紧随其后,有这阎魔三祖在,云澈哪怕是个弱鸡,也能在当世任何地域横着走。

    没有告知水媚音,也没有和千叶影儿打招呼,云澈踏着黑暗玄舟转瞬远去,直赴遥远,亦是他从未踏足过的南神域。

    池妩仸目送云澈就这么干净利索的前往南溟,唇间一声轻念:“沐玄音,独自占了他这么久,终于该换你陪伴他了。有你的地方,我又怎会不放心呢。”

    “他走了?”千叶影儿的身影在这时忽然闪现,深深皱眉盯向云澈气息消失的方向……唇瓣抿动间,却是没有追上去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池妩仸点头:“他不让我跟着。南溟之仇,他或许想要报的痛快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许久的沉默,千叶影儿身影远去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里?”池妩仸问。

    “回梵帝。”千叶影儿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,带着千叶雾古和千叶秉烛匆匆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