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小说网 > 历史小说 > 墨唐 >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邓陵氏一脉到来

墨唐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邓陵氏一脉到来

    夜幕降临,整个东宫灯火通明,东宫属官云集,所有人都在等待驿站银行第一天的战报,这可是东宫最近的头等大事,可是关系着李承乾的政绩,不容有失。

    “八万贯!”

    当一个驿卒匆忙赶来,将驿站银行今日的汇钱消息传递过来之后,整个东宫顿时欢呼声一片。

    “一天就汇钱八万贯,按照值百抽一的抽成,那岂不是一天就可以盈利八百贯。”李承乾激动不已道,要知道这仅仅是开业第一天而已,就有如此傲人的成绩,不由李承乾不兴奋。

    “一天盈利八百贯,一年下来,单单汇票业务岂不是就盈利近三十万贯。”孔颖达不禁咂舌道,三十万贯可不是一个小数目,足以堪比一个府的赋税,这可是一个极其耀眼的成绩,更重要的是驿站银行已经成功了大半了。

    “孔祭酒此言差矣,此乃年关将近,商旅回乡过年者甚多,要是平时恐怕根本没有如此多的汇票。”于志宁摇头道,并没有胜利冲昏头脑,驿站银行不可能天天都有如此多人汇款。

    李承乾却摇头道:“非也,这仅仅是长安城一个驿站银行的收入,天下的钱财是相互流动的,一旦大唐十道的驿站银行全部运转,大唐钱财可以汇通天下,到那时起,每日汇票的金额定然会倍增,驿站银行的收益同样倍增。”

    “倍增!那岂不是可以达到六十万的盈利!”东宫众人不禁骇然,而且这还仅仅是驿站银行刚刚开通大唐十道的收入预期,一旦驿站银行开通各府,各县的驿站银行,那将会是何等的盛况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墨家子念念不忘的想要组建墨家村银行,原来竟然有如此恐怖的收益。”一个东宫属官咂舌道。

    人人皆知但凡墨家子重视的产业没有简单的,尤其是最为重视的银行业务,哪怕付出三十万贯却依然要组建墨家村银行,当他们亲自涉足的时候,才知道银行业竟然有如此广阔的前景。

    “而且听说墨家村银行的汇票收入仅仅占全收益的一半,剩下的则是贷款利息收入同样不输于汇票收入。”孔颖达深吸一口气道。

    在后世汇票的收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,银行收益大部分都依靠贷款,然而在大唐这个交通不便的时代,人们携带沉重的金银极其不便,汇票才是盈利的大头,

    “日后驿站银行也会有贷款业务,那岂不是收入可以再大幅度增加!”于志宁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了,墨家村银行仅仅在陇海线一代,而驿站银行更是可以涵盖整个大唐,优势更加明显。

    东宫众人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,任谁都可以看得出来,驿站银行的前景是何等的广阔,从此以后,驿站再也不用朝廷拨款了,自给自足不说,还可以有巨额的收益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既然驿站银行有如此巨额的收益,不知道这份收益太子殿下如何处置。”孔颖达突然正色道。

    刹那间,整个东宫属官寂静无声,如果是像邮票收入等这些钱他们还能够自己决定留下来让驿站自用,然而银行的收入足足数十万贯,未来甚至是上百万贯,他们可不敢擅自做主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上缴国库!”李承乾毫不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上缴国库!”东宫属官眼睛一亮,然而心中却隐隐肉痛,那可是有可能每年上百万贯的收益,东宫就这样拱手让出了。

    “千年以来,一直都是国库扶持不遗余力的扶持驿站,方有驿站如此规模,如今驿站银行乃是建立在驿站和各道藩库的基础上,所用皆是朝堂产业,自然驿站银行也归朝廷所有,驿站应知恩图报,所产生的盈利除了留下一部分支持驿站运转以外,其余的皆上缴国库。”李承乾朗声道。

    “知恩图报!太子殿下所言甚是。”孔颖达一语双关道,太子殿下需要根本不是钱财,而是名望,如今驿站不但可以自给自足,还可以反哺国库,非但是驿站知恩图报,更是太子殿下知恩图报。

    他之前最为担忧的就是太子殿下和墨家子一样,准备将盈利上交给内库,现在看来太子殿下从驿站银行的组成上,决定而盈利的归属,可谓是有理有据。

    “上缴国库!可是如此一来,朝廷岂不是与民争利了么?”一个东宫属官疑惑道。

    于志宁眉毛一竖道:“什么叫与民争利,墨家和子钱家哪一个称得上民?”

    “不错,至于普通百姓,驿站银行让他们免受飞钱值百抽十的盘剥,有享有比墨家村银行十倍的便利,让他们的钱财安全送到家,此乃众人皆得利的好事。”孔颖达也一锤定音道。

    东宫众人纷纷点头,他们既看墨家不顺眼,又对臭名昭着的子钱家嗤之以鼻,自然不会为他们说话。

    “不错,驿站银行在本宫的手中胜过墨家村银行数倍,驿站规模更是超过京都快递超过十倍,这一次,我看墨顿在本宫面前还敢放肆!”李承乾傲然道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天潢贵胄,又岂是墨家子所能比拟!”东宫众人纷纷恭维道。

    他们大多都是世家之人,听到能够把墨家子压下去,因为子钱家崩盘而损失惨重的众人不由好受了良多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今日就到这吧!明日侯尚书大军出征,我等还要为其送行。”李承乾亲身送客道。

    “臣等告辞!”东宫众人纷纷请辞道。

    东宫群臣离去之后,李承乾看着手中的报表,露出一丝微笑道:“父皇一直以来为西征的军费劳心费力,想必有了这份收益,定然可以让父皇满意。”

    第二日,

    忽然天降大雪,整个关中白茫茫的一片,然而这丝毫没有影响大军征程。

    长安城外,大军云集,每一个士兵都傲立雪中等待着检阅,三军之首,正是大唐名将侯君集,从侯君集到普通的士兵,每个人都身披一件军绿色的军用棉大衣,此乃墨家墨服的得意杰作,伸手军方和民间的喜爱,穿上军大衣哪怕是在风雪中亦不惧严寒,这也是侯君集胆敢提议在腊月行军的底气。

    而且如今大雪封锁西北,前往高昌西突厥的道路已经被大雪覆盖,更有利于隐藏大军出征的消息,足以让西域诸国晚一个月得到了大唐出征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三军已经就绪,请陛下校阅。”侯君集傲立众军之首,昂然道。

    李世民看着一个个傲立雪中的雄壮将士,不由一阵豪气涌上心头,有如此雄壮的将士,那才是大唐强盛的基石。

    “高昌无礼于我大唐,朕本不愿意追究,然而鞠文泰却心怀不轨,破坏丝路和平,屡犯我大唐天威。今日朕兴兵讨伐,并非为了一己之利,乃是为了伊吾、焉耆两国讨回公道,更是为了西域的长久和平。”李世民朗声道。

    虽然是此战乃是拔掉高昌这个丝绸之路上的毒瘤,但是从法理上,李世民自然要将此战的正义性定下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仁慈!”众将纷纷喝道。

    “侯君集,朕就将三军交给你了!”李世民郑重躬身,对侯君集封候拜将。

    侯君集坦然受礼之后,单膝下跪道:“末将定然不负陛下之令,不破高昌绝不班师。”

    “三军听令!”侯君集起身,翻身上马,抽出长剑猛然喝道。

    “谨遵将军之令!”众将士齐声道。

    “出征!”侯君集高亢道。

    刹那间,军鼓擂动,雄壮的队伍有序的变阵,沿着早已经清扫积雪的砖路大步前进。

    侯君集不由志得意满,上一次,西征吐谷浑,规模同样不逊色于此,然而上一次他乃是副将,更是没有堵住伏允错失大功,而这一次他则为主帅,三军皆听他号令,他相信此战定然如西征吐谷浑一般,执鞠文泰的人头而归,他的功劳和爵位定然能够和自己名义上的师傅李靖比肩。

    侯君集傲然的环顾四方,不由志得意满,然而当他的余光扫过一个身影的时候,心中不由一阵膈应。

    “墨家子!”三军已经出征,而唯独墨家子带领的火器监未尊号令,这让他不禁心中暗暗恼火。

    “此时在长安城先容你几分,等到了大军之中,你若有丝毫差错,那就别怪本将军心狠手辣。”侯君集心中冷哼道。

    然而百官之中墨顿却丝毫没有在意侯君集的目光,看着大军出征,不由感慨连连。

    曾经不少人认为世家和墨家整整商战了三年,如今世家主动停手,墨家得到了来之不易的喘息的机会,而墨顿却何其不智,墨家和世家的和平局面仅仅维持了月余,墨顿就主动打破了这份和平。

    然而他们却不知道,真正的和平从来不是期待对手的高抬贵手,而是一刀一枪的战争打出来的和平。

    墨家比任何人都渴望和平,然而千年以来的教训让墨家从不奢望恩赐的和平,这一次的墨技展就让墨某一次结束和世家的商战,然而再全心全意的打赢这场高昌之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