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回家的诱惑1 > 第0341章 我们结婚吧(大结局)

回家的诱惑1 第0341章 我们结婚吧(大结局)

    “云舒,你看你肚子里已经有了小宝宝,我们还是早点结婚吧!”

    “谁要跟你结婚?谁要跟你结婚?”白云舒伸手捶着他的胸口,将头埋在他的胸膛前。

    靳晨阳心中一喜,这种小女儿家的姿态一看就是同意了的。

    两人从医院回家,凌云正抱着小家伙着急的在院子里踱步,小家伙像是饿极了,一直不停的哭。

    “白姐,你可算回来了,陵睿好像是饿了!”凌云见白云舒和靳晨阳回来,连忙抱着孩子过来了。

    白云舒要伸手接孩子,没有想到靳晨阳抢在她前面把孩子接了过来,问:“他饿了怎么不喂牛奶?”

    “他不喝牛奶!”凌云有些无辜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喝牛奶?”靳晨阳皱了皱眉头,看了看怀里的小家伙,说:“我去喂他!”

    “哎!靳晨阳,你给我回来!”白云舒连忙朝着靳晨阳喊道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,我不会饿着他的!”

    白云舒想着自己不可能一边妊娠一边奶孩子,也就随他去了,反正这孩子早晚是要喝牛奶的。

    靳晨阳抱着孩子到了屋里,给他冲了奶粉,小家伙瞪着眼睛看着他,一副极其不情愿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宝宝要乖,妈妈肚子里已经有了妹妹,你不能抢妹妹的营养!”

    “呜哇”一声,小家伙哭了起来,像是听懂了靳晨阳的话,抗议不要妹妹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再哭,不肯喝奶,以后妈妈都不能见!”靳晨阳威胁道。

    那小家伙听说不能见妈妈,瘪着嘴,委屈的要哭,但是愣是没有哭出来。

    “乖,喝奶!有了妹妹妈妈一样爱你,爸爸也会爱你们!”靳晨阳对着孩子笑了笑,那孩子看了看靳晨阳,终于肯喝奶了。

    “靳晨阳,你怎么欺负我儿子了?”白云舒见小家伙抱着奶壶喝奶,心里有些嫉妒那只奶壶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可能欺负他?儿子大了懂事了,知道妈妈肚子里有妹妹了,所以就不闹了。”

    白云舒脑门上几道黑线,内心有几头草泥马在奔腾,孩子这么小,居然说什么孩子大了,靳晨阳就不怕天打雷劈吗?

    “不是要结婚吗?还不赶快去准备婚礼!”白云舒气冲冲的上前去把孩子抢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结婚?”靳晨阳愣了一下,连忙抱住白云舒和江陵睿,在白云舒的脸上啜了一口,说:“我去准备!”

    靳晨阳立刻走了,白云舒想了想,对凌云说:“我们去看看乔雪!”

    “嗯!”凌云跟着白云舒往雷鸣那里去了。

    乔雪正坐在雷鸣的办公室里,雷鸣殷勤的帮她剥葡萄,剥好一颗塞到她嘴巴里。

    “再吃我就要变成肥婆了!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变成肥婆我也喜欢!”雷鸣丝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这样会斩断我很多桃花!”

    “你有我,还有谁敢招惹你?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,外面的森林一大片,我怎么能因为一棵歪脖子树,放弃整片的森林?”

    “乖,那些树再好,也没有机会靠近你~~”雷鸣奸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呦,我来的是不是不是时候?”白云舒听到两人的打情骂俏,揶揄道。

    “云舒,连你也嘲笑我!”乔雪害羞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乔雪,你胖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乔雪有些哀怨的看了看雷鸣,说:“都怪你,要不是你我也不会长肉肉!”

    “胖的瘦的我都喜欢,胖了更好可以少很多桃花,我也就省心了”雷鸣说道。

    白云舒看到他们相处的这么融洽,笑了笑,说:“乔雪,我要结婚了!”

    “结婚?跟靳晨阳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又跟他结婚了?他伤害你还不够深?”乔雪听到白云舒说要嫁给靳晨阳,当下就激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始终是陵睿的爸爸,而且……我怀孕了!”

    乔雪的脸色一僵,说:“不要为了孩子委屈自己!”

    “不会委屈自己,有些事不提不代表忘记,有些话不说不代表不想,我心底爱的还是他!”白云舒笑了笑,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觉得你要慎重考虑!”

    “乔雪,结婚这种事情,都是像穿鞋一样,合不合适他们自己知道的,咱就不操这个心了,来来,吃葡萄!”雷鸣又剥了葡萄填在她的嘴里,她想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云舒啊,你们什么时候结婚,我们一定到场哈!”雷鸣笑嘻嘻的说着,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,说:“不如我们一起结婚吧?乔雪,我们跟云舒他们同一天结婚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那个小雪的事解决好了?”白云舒皱着眉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根本就不是个事,没有人有义务哄她开心!”雷鸣毫不在意的说。

    白云舒看到他的样子算是彻底的放下心来了。

    “乔雪,我们也跟云舒他们一起结婚好不好?来一场盛世的婚礼!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求婚?”乔雪挑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嘭”雷鸣突然单膝跪了下来,从怀里掏出了一枚戒指,说:“我时刻准备着要向你求婚,只是一直没有机会,现在虽然不够浪漫,但是绝对够真诚,我会保证一辈子只对你一个人好,心里永远只有你一个人!”

    乔雪听到他说时刻准备着向自己求婚,心里微微一动,雷鸣趁她发呆的时候把戒指给套在了她的手上,乔雪佯装要去摘下来,却被雷鸣一把抱住吻的天昏地暗,最后缴械投降。

    就这样成功了?白云舒差点找不到自己的眼珠子了。

    雷鸣搞定了乔雪之后,立刻回雷家告诉雷军自己要结婚的事,并且是跟靳晨阳一起办婚礼,雷军也乐见其成,早早的去跟靳东华商量婚礼的事。

    靳东华这才知道靳晨阳要结婚!

    “结婚这么大的事,怎么不跟我商量一下?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第一次结婚,有什么好商量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过的幸福就好!”靳东华语重心长的说道“婚礼的事,我会帮你打理!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全部都准备好了!”靳晨阳说道。

    “准备好了?”靳东华有些诧异,他是从什么时候就开始准备婚礼了?

    “你能安稳下来,我跟你爸妈终于可以交代了!”靳东华抹了一把老泪,靳晨阳心神一动,问:

    “我爸妈到底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靳东华浑身一僵,说:“天赐是出了车祸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是出了车祸,我想问那场车祸到底是意外还是**!”

    靳东华的手哆嗦了一下,说:“晨阳,当年我不是没有调查过,结果是意外!”

    “意外!呵呵,你祈祷自己不要出意外吧!”靳晨阳冷笑了一声,从靳东华面前出来了。

    靳东华看着他的背影,连忙拿出两粒药放在舌头下面,看着桌子上的照片,十分的凄苦。

    靳天恩听到两人的对话,匆匆忙忙的离开,结婚?哼!

    一个月后,泰晤士小镇举行一场别开生面的婚礼,身穿大红喜服的靳晨阳牵着同样身穿大红喜服的白云舒,白云舒的头上还盖着红盖头,脚上还穿着绣花鞋。

    白云舒有些无奈的看着脚下的红地毯,靳晨阳真能折腾!

    今天一大早,有专门的人来帮她穿衣打扮,一边梳头一边说:“靳太太,真是有福气,嫁了靳先生这么会疼媳妇的老公,你还不知道吧?靳先生怕你穿高跟鞋不舒服,特意把婚礼改成了古典式的,喜服都是赶工赶出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白云舒坐在那里听着她们唠唠叨叨,没有来由的有一种无以伦比的幸福感。

    她看着脚下的绣花鞋,上面红艳艳的牡丹花,加上凤凰图,真……够花。长裙一走一晃,白云舒发誓她长这么大第一次穿这么长的裙子,拽着大红绸的手心都是汗。

    大红绸的那头靳晨阳激动的手微微颤抖,手心都是汗。

    喇叭唢呐的声音不断,不停的吹着百鸟朝凤!

    两人在司仪的主持下,开始拜堂成亲!”

    “一拜天地”

    “二拜高堂”

    “夫妻对拜”

    “送入洞房!”

    靳晨阳牵着白云舒往新房的方向走,白云舒转身转的急,有些头晕,连忙伸手扶了扶脑袋,靳晨阳连忙以公主抱把她抱了起来,来宾哗啦啦的鼓掌。

    新房内,靳晨阳把她慢慢的放了下来,急吼吼的去掀她的盖头。

    白云舒有些无奈,又不是没有见过!

    盖头掀开的那一刻,靳晨阳彻底的呆愣在原地了,她的皮肤如初生的婴孩,眉眼如画,从来都知道她是极美的,却没有想到上了妆的她会美的这么惊心动魄!

    他迫不及待的吻了上去,顺便床咚了她!

    “靳晨阳,你疯了,宝宝!”白云舒一手护住肚子,一手推开他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太激动了!”靳晨阳被她推倒旁边,还不停的伸手摩挲她的唇。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连忙说:“快起来把妆给卸了!”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化妆品里有化学成分,对宝宝不好!”

    “那我天天还喝一氧化二氢,一天不喝都要死了呢!”白云舒不以为意的说。

    靳晨阳听到一氧化二氢,第一反应就是什么化学物质,第二反应才想起来一氧化二氢是水的化学式,他揉了揉眉心非常的无奈,说:“随你!你高兴就好!”

    白云舒看到他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,连忙眉开颜笑的说:“我用的都是纯植物的,没有添加什么化学成分。”

    靳晨阳听她这么一说,脸上才好看了一些,过了几秒钟之后,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她给耍了,又狠狠的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白云舒求救无门,只好任由他去了。

    靳晨阳这个家伙,一点自制力都没有,吻着吻着手就开始不老实了,等到白云舒反应过来,她的裙子已经被撩开了。

    “靳晨阳,你干什么?我现在怀了宝宝了!”

    “我就蹭蹭,不进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十分钟后

    “你蹭好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快了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就蹭蹭吗?干嘛进去了?”

    “就一点点!”

    再过十分钟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就一点点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还是一点点吗?我会慢慢的,不会弄到宝宝的!”某人死不要脸的伸手摸了摸白云舒的小肚子,说:“乖宝宝,爸爸来看你了!”

    门外的司仪等了半天了,终于忍不住敲了敲门:“新郎新娘,要出来敬茶了!”

    “靳晨阳,快点起来,敬茶去了!”

    靳晨阳黑着脸,心不甘情不愿的起来,换了一套礼服,又过来帮白云舒换衣服,换衣服的过程中又沾够了便宜,才给她穿上,还自言自语的说:“天怎么还不黑?”

    面对精虫上脑的某人,白云舒没有再理会他,这个顺着杆子往上爬的家伙,理会他又没完没了了。

    两人出来到礼堂里,靳东华坐在上位上,白云舒和靳晨阳过去规规矩矩的跪下来磕头敬茶。

    “以后你们就是夫妻,要相敬相爱,白头偕老!晨阳,从今往后,你已经有了家了,切不可在外花天酒地,事业为重,家庭更重,好好教养儿女,保护家人!”

    “谨遵爷爷教诲!”靳晨阳恭敬又郑重的回应。

    “云舒,晨阳自幼没有了父母,性格上难免会有些缺陷,你以后要多包容他,爱他敬他,扶持他,教养儿女,建立家庭!”

    “是爷爷,云舒会谨记在心!”

    靳东华点了点头,喝了两人敬的茶,满脸喜气洋洋的递上了红包。

    靳晨阳站起来,伸手扯着白云舒也站了起来,只是这么一会儿工夫,靳东华就口歪眼斜,不停的嘿嘿嘿的笑。

    “爷爷,爷爷?”靳晨阳喊了一声,老爷子不会答应了,一直嘿嘿的笑。

    “快叫救护车!”白云舒当机立断的朝外喊了一声,有人立刻叫救护车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这边开始哄嚷,雷鸣那边就跑了过来,今天也是他的大婚,只不过靳晨阳的复古婚礼举行的很早,他的婚礼还没有开始而已。

    “雷少爷,快来看看,爷爷是怎么了?”白云舒见到雷鸣,像是见到了救星一样,她自己心里也非常的郁闷,为什么每次她结婚,总会遇见乱七八糟的事,跟江天白结婚那天他奶奶死了,自己被绑架了,跟靳晨阳结婚他爷爷又突然犯病了!

    雷鸣很快过来,看了看靳东华,说:“靳爷爷中风了!”

    “中风?”

    “快,拿针和酒过来!”雷鸣没有解释,快速的吩咐道。

    有人连忙去拿了烈酒和针过来。

    雷鸣拿着针放在酒里消毒之后,拎着靳东华的耳垂,用酒擦了之后扎了一针,挤了些黑血出来。

    “把他左脚的鞋脱了,消毒!”雷鸣说着。

    乔雪在化妆间,听到外面哄嚷,知道有人生病了,连忙提着婚纱跑了出来,来到雷鸣身边的时候,雷鸣正在要求人将靳东华的鞋子脱下来。

    乔雪连忙放下婚纱,蹲在地上,脱了靳东华的鞋子和袜子,这个时候雷鸣已经将老爷子的拇指和食指放了血。

    乔雪连忙拿着酒帮老爷子消毒,并且招呼大家站远点,不要围在一起。

    众人往外站了站,雷鸣赶紧把老爷子脚趾头上的血也放了放,乔雪不住的往外挤血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老爷子清醒了过来,靳晨阳连忙要将他扶起来。

    雷鸣制止了他,说:“再等一会儿!”

    乔雪站起来拿着老爷子的右手不停的揉,揉的手指头通红通红的,老爷子歪了的人中也正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了!”靳东华挥了挥手,说话还稍微有些不清楚。

    众人见靳东华病好了,连忙鼓掌,大家都称赞雷鸣和雷鸣的新娘乔雪,有人发微博,称这是世界上最美的新娘,点赞的转发的众多,乔雪和雷鸣晋级为最红火的网红。

    “靳爷爷,你没有健康体检吗?怎么会突然发病?这种病是可以预防的!”雷鸣有些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像他们这种身份的人,不可能没有体检,如果血栓血脂血压什么的正常,一般不会突然这种病的。

    “把家庭医生叫过来!”靳东华眼眸一深,对着靳天恩说道。

    靳天恩的脸色极其难看,连忙出去,只是家庭医生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家庭医生跑了?”靳东华浑身的气息冷了愣。

    “爷爷,这件事以后再说!”靳晨阳站在他的身边轻轻的说道。

    靳东华点了点头,今天是靳晨阳结婚的日子,他秋后算账的事,可以缓一缓。

    “雷鸣,你媳妇的婚纱脏了,去换一件吧!”靳东华对雷鸣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紧,爷爷,只要您没事就好了!”乔雪巧笑着,靳东华看到她非常的喜欢,当场说:

    “今天雷鸣家的媳妇乔雪救了我一命,以后她就是我的干孙女,跟靳晨阳一辈,认在靳天赐的名下!”

    众人都惊呆了,包括白云舒,她没有听错吧?靳东华把乔雪认在了靳晨阳父亲的名下,以后就是靳晨阳的妹妹了!

    “乔雪,恭喜恭喜!”白云舒连忙对着乔雪说恭喜,乔雪还有些云里雾里的搞不清楚状况,说:

    “靳爷爷,救命的是雷鸣,我什么都没有做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雷小子,你娶了一个好媳妇,不错不错!”靳东华并没有收回自己的话,而是对着雷鸣说道。

    “靳爷爷夸奖了,以后乔雪成了您的孙女,我更是要宠着了,绝对不会欺负她,您放心!”雷鸣说道。

    乔雪这才知道靳东华是怕以后自己受气,给自己撑腰来的,她感动的鼻子一酸,差点就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乔父乔母被吓的站在人群外,一动不敢动,乔雪是他们的养女,没有想到竟然能攀上靳家这棵大树。

    “时间不早了,赶紧举行婚礼吧!”雷军说道。

    一行人点了点头,各就各位。

    有人带着白云舒去了更衣间,白云舒诧异的问:“为什么又来更衣?”

    “靳太太,下面还有一场西式的婚礼!”

    西式婚礼……

    白云舒有些呆愣,她梦幻般的婚礼就是那种像童话中的一样,穿着婚纱捧着鲜花,她原本以为自己永远都没有机会穿上婚纱,没有想到靳晨阳还准备了两场婚礼!

    “靳太太,更衣了!”

    那个负责白云舒这边的女人叫了一声,拿着婚纱给她穿上,一边穿一边说:“靳太太,你真幸福!靳先生这场婚礼都是亲力亲为,生怕别人给弄砸了,甚至连婚礼上的歌曲都是他自己挑选的,还有这条婚纱啊,从半年前他就开始准备了,上面的钻石都是他亲手选的,看着我们一颗一颗镶上去的,靳先生真是有心!”

    半年前?

    白云舒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撞了一下一样,原来靳晨阳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做了这么多的事,东西贵重不贵重不说,这份心意太过于沉重。

    她此刻最想做的事就是紧紧的抱住他!

    婚礼开始了,这场婚礼在教堂里举办的,来了很多很多的客人,还有很多很多观摩的,因为今天传说中的白云舒又要结婚了,而且对象还是靳晨阳,地点还是泰晤士小镇!

    当年白云舒大闹靳晨阳婚礼现场的故事,大家都还能细说一二,没有想到果然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,白云舒现在站在了新娘的位子上。

    “学妹?”潘昊天穿着新郎官的礼服站在更衣间的门口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白云舒愣了一下,学长来了!

    化妆师连忙开了门,潘昊天进去,呆愣愣的看着白云舒,舍不得移开眼。

    “学长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结婚!”

    “结婚?”

    “怎么?舍不得我了吗?要不然我们结婚吧!”潘昊天目光灼灼的,白云舒心里一惊,他要干什么?

    “你们结婚我要打光棍吗?”靳晨阳从外面进来,潘昊天进来的时候,有人报告给了他,他连忙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晨阳?”白云舒看到靳晨阳的时候,连忙张开胳膊求抱抱,靳晨阳露出一抹颠倒众生的笑,上前将她抱在怀里,转脸对潘昊天说:

    “你的新娘已经等在外面了,你还不出去等着?”

    “切,秀恩爱!搞的好像谁不会一样!”潘昊天毫不在意的出去了,只是转身之后,眼神有些落寞。

    “我也出去等你!”靳晨阳伸手捏了捏她的脸,没有继续跟她腻歪下去。

    白云舒怀里一空,心里难受的要命,但是她没有叫住他。

    “潘少爷是来当伴郎的吗?”白云舒问身边的那个帮她补妆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可能吧!”那女人说道,“已经好了,随时可以开始了,我先出去看看!”

    “嗯!”白云舒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,有些不敢认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门开了,乔雪穿着婚纱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乔雪?”白云舒转头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们一起出嫁!”乔雪笑着走了过来,说:“等会我爸会把我们两人一起牵出去!”

    两人说话间,外面的音乐响了起来,是一段婚姻进行曲,唱诗班的人走在前面,有六个小花童提着花篮跟在后面,一边走一边撒花。

    满屋都是玫瑰花的香味。

    乔父敲了敲门进来,两人一个人挎着左边的胳膊,一个人挎着右边的胳膊,朝红地毯的那头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白云舒朝红地毯的那头看了过去,那头站了三个同样风姿卓越的男人,只是靳晨阳更加的耀眼,所有的男人跟他站在一起都逊色了。

    只是,学长为什么也穿的跟新郎一样?

    可是新娘只有两个,难道他来抢亲?他不是要跟赵琪结婚的吗?

    白云舒觉得她的脑子已经不够用了,晕乎乎的跟着乔父往前走。

    三人走到牧师面前站定,乔父对靳晨阳说:“靳少爷,今天我把云舒交给你了,你一定要爱她照顾她一辈子!”

    “我会的!”

    他又对雷鸣说:“雷少爷,今天我把乔雪交给你了,你一定要爱她照顾她一辈子!”

    “我会的!”

    两人领着自己的新娘走到一边站好,白云舒才发现还有一个新娘在他们刚刚站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“潘少爷,我把赵琪交给你了,以后你一定要爱她照顾她一辈子!”

    “我会的!”

    潘昊天也牵着赵琪站到了一边,白云舒才明白,潘昊天今天也来凑热闹,跟赵琪结婚了。

    两个父亲把女儿交给了新娘之后,坐在了一旁。

    牧师开始讲述婚姻的来由,目的使命责任等等,讲完了之后,询问新郎新娘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潘昊天先生,你愿意娶赵琪小姐为妻,一辈子对她忠心,爱她照顾她,直到生命的尽头吗?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!”

    “赵琪小姐,你愿意嫁给潘昊天先生,一辈子丢他忠心,尊敬他爱他照顾他,直到生命的尽头吗?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!”

    “雷鸣先生,你愿意娶乔雪小姐为妻,一辈子对她忠心,爱她照顾她,直到生命的尽头吗?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!”

    “乔雪小姐,你愿意嫁给雷鸣先生,一辈子丢他忠心,尊敬他爱他照顾他,直到生命的尽头吗?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!”

    “靳晨阳先生,你愿意娶赵琪小姐为妻,一辈子对她忠心,爱她照顾她,直到生命的尽头吗?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!”

    “白云舒小姐,你愿意嫁给靳晨阳先生,一辈子丢他忠心,尊敬他爱他照顾他,直到生命的尽头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愿意!”门口一个突兀的声音传了过来,众人被吓了一跳,连忙朝礼堂的门口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门口那个身穿灰白色礼服的风华绝代的男人,正手插着口袋,嘴角扬着一抹笑,一步一步踩着红地毯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江天白?!”

    “是,就是江天白!”

    人群中又开始哄嚷了起来,江天白是江天白来了,原来江天白没有死,他还活着!

    众人看到了江天白,又同时转头朝白云舒看了过去,江天白曾经是怎么样的宠妻如命,众人有目共睹,简直就是捧在手里怕掉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。

    白云舒也呆愣在原地,江天白回来了!

    “天白!”白云舒脸上一行泪哗啦一下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靳晨阳眉头紧紧的皱着,他做好了所有的准备,唯独没有想到江天白在这个节骨眼上回来了。

    众人同情的看向靳晨阳,这回江天白回来了,新娘是不是要被抢了?

    乔雪和赵琪也紧张的看着白云舒,她们不知道她会怎么选择!

    雷鸣的眼眸深深,只要江天白有什么过分的举动,他会选择强硬的手段让他退却。

    “江总?”凌云抱着孩子混在人群中,看到了江天白回来了也紧张极了,长风站在她的身边同样抿着嘴一眼不眨的看着江天白。

    时间仿佛禁止了一样,只能看到江天白像是天神下凡一样,一举一动都带着可远观不可亵玩的高贵。

    这块红地毯仿佛远的像是从天边铺过来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云舒!”江天白终于走到了白云舒的面前,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天白,你回来了?”白云舒哭了起来,眼泪怎么也止不住。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没事,呜呜呜……”白云舒伸手垂着江天白的胸口,埋头在他的胸口哭泣。

    江天白伸手想要摸摸她的头,看到她盘了新娘的头发,又将手放在她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,白云舒竟然这么大的胆子,竟然敢当着靳晨阳的面跟江天白拥抱,是个男人都不能容忍!

    有些人等着看靳晨阳和江天白大打出手,没有想到靳晨阳就像一个背景一样,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白云舒趴在江天白的怀里使劲的哭,哭的没完没了,委屈至极!

    牧师也傻了眼了,主持了这么多场婚礼,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,一会儿半会儿竟然不知道要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江天白拍着她的后背,说:“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!”

    白云舒耸动着肩膀,慢慢的止住了哭泣,拉着江天白的衣服擦了擦眼泪,说:“我一直爱的都是他!”

    江天白的脸色微微一变,转眼看向靳晨阳,靳晨阳保持着绅士般的微笑,说:“江总莫非忘了你当初是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江天白说:“我没忘!”

    此刻的他无比的后悔,当初为什么要把她托付给靳晨阳?怎么就没有想过自己可能继续活着?

    现在后悔也晚了!

    不过,他也不能吃了这个哑巴亏,对着靳晨阳说:“好好照顾她!”

    “我会的,你不用担心,请上座吧!”靳晨阳对着江天白伸手,江天白将那个还拽着自己的衣服擦泪的女人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真脏!”江天白挑了挑眉,看了看自己已经皱的不像样子的礼服,坐在了旁边的位子上。

    “婚礼继续!”靳晨阳微笑着说。

    牧师连忙又重新询问新郎新娘的意愿,让双方交换戒指,接吻。

    众人被弄的一愣一愣的,原本以为靳晨阳和江天白之间将会有一场战争,没有想到这样就结束了,白云舒在他怀里哭完了以后,就完事了?

    大家还云里雾里的,听见有人带头鼓掌,大家都纷纷的鼓起掌来了。

    婚礼举行完了之后,大家开始奔赴筵席,s市三家豪门一起举办婚礼,阵势可想而知,连续九天流水席,在s市的大街小巷,吃饭都不要钱了,只要是本市的居民,不管有没有本市的户口,都能去吃。

    整座城市连续欢乐了九天。

    众人在欢乐中,没有人主意到那道灰白色身影渐渐的淡出了众人的视野。

    “白,我说了你不能出去,你看看你现在……”朱青含着泪哭着说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没事,看到她幸福,我就满足了!”

    “白,你图什么,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爱,还有一种表达方式,就是成全,我不过是半死的人,什么都无所谓了……”江天白的皮都变的透明,里面的血管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“白……”朱青伤心欲绝。

    门突然开了,白云舒站在门口,听到两人的对话,整个人都凉了。

    “云舒……”江天白有气无力的看着门口。

    “天白,你的病根本就没有好!”

    “好不了了……”江天白抬起手,看了看手臂变成透明的,苦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,你为什么好不了?”朱青看到白云舒就来气,要不是因为这个女人,江天白的病就不会被耽误。

    白云舒直勾勾的看着江天白,说:“你到底让我心碎几次才甘心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……你今天结婚……我实在忍不住……你幸福就好……”江天白断断续续的说着。

    说话间,靳晨阳带着一个人进来了,那人进来现实稀奇了一下,然后饶有兴趣的上前去查看江天白的症状,最后转脸看向靳晨阳,说:“包在我身上!”

    江天白看着那人,问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给你治病,治不好了当做实验!”那人不由分的说着,扛着江天白往外走。

    朱青要伸手拦住他,白云舒问:“你真的想让他死?”

    朱青呆愣了一下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云舒,你不用担心,有鬼手在,他不会有事!”

    “嗯!”白云舒也听说过关于鬼手的事,只要他肯伸手,没有治不好的病!

    两人离开江天白的落脚地回到靳家,靳东华在卧室里休息。

    “爷爷呢?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在休息!”管家说道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进来!”靳东华在屋里听到了靳晨阳在外面说话,立刻让他们进去。

    “爷爷,今天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好多了!”

    “家庭医生已经带来了,你自己审问吧!”靳晨阳面无表情的说着。

    家庭医生很快被带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,我招,我招,我全都招了!”那人跪在地上,说:“靳天恩要我在你的心脏病的药里下药,所以你才有隐患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平时的时候没有感觉,昨天突然犯病?”

    “是因为昨天少奶奶的茶水里动了手脚!”

    靳晨阳一阵怒火,一脚朝那人的胸口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靳东华气的浑身发抖,说:“这个畜生,这个畜生!”

    “爷爷,小心身体,你说的畜生我已经把他带来了,你看着办吧!”靳晨阳说着,有人把靳天恩给压了过来。

    靳东华拿着桌子上的东西朝他砸了过去,他并没有躲避,额头上被砸的往外冒血,他也没有伸手去捂头,任凭血往外冒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畜生!六亲不认!”

    “我六亲不认?你呢?从前靳天赐活着的时候,你的眼里只有他,后来他死了,你的眼里只有靳晨阳,你什么时候把我看在眼里了?不管我怎么努力,你永远都让我跟靳天赐学习,我哪里比他差了?凭什么他能得到你的肯定,而我不行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靳东华气的浑身都发抖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制造了车祸害死了我父母?”靳晨阳浑身都带着冷意。

    “是又怎么样?他根本不应该活在这个世上!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靳东华又拿了东西砸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说错什么了吗?已经弄死他这么多年了,你还不是一样瞒着靳晨阳,不让他知道是我弄死了他的父母?”靳天恩扯出了一抹狠毒的笑容。

    靳晨阳的心揪在了一起,他实在待不下去了,从卧室里出来了。

    白云舒遇见他的时候,发现他失魂落魄的走在花园里,没有目标也没有方向。

    “晨阳,你怎么了?”白云舒担忧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靳晨阳听到白云舒的声音,这才像是找到了自己的灵魂一样,伸手把她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让我抱抱!”

    “嗯!”白云舒伸手拍在他的背上,问:“是不是靳天恩害死了爸妈?”

    靳晨阳点了点头,说:“爷爷早就知道了,可是他一直瞒着我!而且我调查的时候遇见了那么多的拦阻,都是来自于他!”

    “晨阳,其实爷爷的做法情有可原,他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,不能接着失去另外一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呢?谁来弥补我一个家庭?”

    “晨阳,你有我,还有宝宝!”白云舒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,靳晨阳想起了她肚子里的孩子,浑身的戾气才算是收了一些。

    靳东华那边很快做出了决定,把靳天恩赶出了靳氏,让他自生自灭,靳氏的所有大权全部交给了靳晨阳。

    三年后

    “老婆,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,我们出去吃饭吧?”靳晨阳回到家里对白云舒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“今天我们偷偷的溜出去,千万别让那三个小鬼知道了!”靳晨阳小声的在她的耳旁说。

    白云舒瞄了一眼院子里跟保姆玩耍的孩子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偷偷的去了车库,开着车子离开了家。

    “去哪里?”白云舒坐在副驾上问。

    “窝要气敦煌!”

    “窝要气四季!”

    “你们去那里做什么?听粑粑麻麻的话,才是好孩纸!”

    三个小鬼从后座上露出三个脑袋,靳晨阳咯吱一下把车子停在了路边,看向后座问:“谁让你们爬上来的?”

    “谁让泥萌偷跑的!”三个萌娃异口同声的说。

    靳晨阳脑门上筋跳了跳,江陵睿见情况不对,连忙说:“粑粑,我们会听话的!”

    “嗯嗯嗯!”两个小家伙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“晨阳,来都来了,带着吧!”白云舒见状连忙说道,两个小的双胞胎,连忙露出迷人的笑容。

    靳晨阳只好带上了他们,来到了提前预定好的餐厅,没有想到潘昊天和赵琪,雷鸣和乔雪都带着孩子来了。

    “呦,你们来了,刚好拼桌,拼桌!”雷鸣的脖子上还缠着一个小家伙,看到靳晨阳来了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靳晨阳满脸的不高兴,本来想过过二人世界的,没有想到竟然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好!我们是不是认识?”胳膊一个穿着灰白色礼服的男人端着酒杯走了过来,礼貌的问道。

    他脸上的笑容像是倾倒了一地的风华一般,白云舒愣了愣,微笑着说:“对不起先生,您认错人了!”

    “认错了么?我怎么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你?”江天白疑惑的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白~~走了~~”朱青挺着大肚子从洗手间出来,看到江天白站在白云舒的面前,远远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呃,不好意思,我家夫人叫我,失陪了!”

    江天白连忙离开,朝朱青的方向走了去。<ig src=&039;/iage/20315/6074340webp&039; width=&039;900&039;>